对话导演白海滨:《米香》传递的是人性光芒

白海滨

新浪娱乐讯 电影《米香》是陶红和导演白海滨为观众献上的一部真正让心灵受到触动的佳作。《米香》在大片云集的国庆档中不卑不亢的表现,也使得导演白海滨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白海滨凭着对《嫁死》的迷恋和执着,感动了当时的非著名女作家傅爱毛,并于2006年5月将《嫁死》电影改编权售予了白海滨。就这样,在文学界和电影界并不耀眼的两个新人,共同开始了一次颇有些历史纪念意味的“冒险之旅”,也共同播种下了一颗充满希望和梦想的种子。

与陶红合作 因为共同的人文情怀

新浪娱乐:先谈谈《米香》的剧本,拿到小说《嫁死》后你希望它成为一个什么风格的电影。

白海滨:拿到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后,我为这部电影付出了18个月的心血,现在回想如果没有我当时的固执和坚持,可能也就不会有现在和陶红合作成功的《米香》。小说《嫁死》虽然题材独特,但是我坚信故事本身散发的浓郁人性光芒会感动天下所有的人。所以在2006年6月,我开始请我的朋友阿黄导演和编剧黑妹一起参与剧本的讨论和创作,本来想自己来改编,但我想把它做成女性电影,最后联系到了谷小妮老师,我想找位女编剧来写会更贴切,故事会更加感人。当时我对小说的改编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一是把米香在阿坝的生活做成闪回,开场让米香直接进入剧情,原小说中的米夏改成因嫁死成功的饭店老板娘马金花。二是增加戏剧冲突,添加了大李这个人物,我把他设计成从部队退役的仪仗兵,典型的农村帅哥,这样增加米香嫁死的难度,让米香的内心情感可以变得更加纠结。

新浪娱乐:拿到剧本后,就是投资和演员了。先说说投资,这样一个好的故事肯定会吸引很多的投资方吧。最后是什么因缘,《米香》成为了陶红工作室的第一部影片。

白海滨:对于小说《嫁死》表现的故事虽有一定特殊性但还是有很多人很感兴趣的,想投资电影的也有很多家。但是由于众多原因,我和他们在某些方面不能达到共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并不觉得可惜,因为对于这样一部影片更多需要的是对人性的还原,所以不希望有杂念,那样会影响影片的意境。在一个偶然的聚会上,通过我的好友编剧张平喜认识了韩凯臣,我俩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钻研剧本和构思电影。在和他的多次协商和沟通后,他把我引荐给了制片人陶成和演员陶红。在和陶成陶红的几番接触后,我发现我们对电影的喜爱和电影理念是惊人的吻合,当时我们感到这一切像是上天刻意的安排。后来,陶红工作室放弃了之前准备好马上要开机的一个电影项目,立刻着手做电影《米香》。

新浪娱乐:这样说来能够和陶红合作还真是一种缘分,虽然过程很曲折。

白海滨:是的,冥冥之中上天安排的。我很喜欢陶红的表演,我们又都是中戏毕业的,她是我的大师姐。巧的是,之前我在考虑米香演员人选时想到过陶红,因米香这个角色一般女演员根本拿不下来。但因投资方没确定,所以没有接触,直到韩凯臣介绍我和陶红认识。后来了解到她是四川人,正好剧中的米香也是四川人,我担心的方言问题也迎刃而解。

新浪娱乐:据说电影启动后不久,金英马公司也参与了投资,很多业内人士也很看好影片?

白海滨:是的,金英马公司的滕总对《嫁死》小说和剧本是非常看好的,他把这个剧本给很多著名导演和业内人士看过,北京人艺的李六乙导演,姜文导演,赵宝刚导演,影帝王学圻、著名经纪人王京花,张艺谋的文学策划等业内很多朋友都对这个题材纷纷看好,认为如果能拍好一定可以在国内外拿大奖。本来滕总是要先做商业片的,但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参与投资电影《米香》,也为这部电影的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

新浪娱乐:听说你在启动《米香》的时候还有一个电影也正在运作当中?

白海滨:是的,我的妻子也是编剧,我曾让她给我写了一个叫《薄荷糖》的剧本,有些惊悚和悬疑的片子,也找到资金准备和中影集团合作了。  

新浪娱乐:能谈一下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个项目来拍摄《米香》,毕竟能够和中影集团这样的公司合作是很多年轻导演梦寐以求的。

白海滨:我突然觉得我不能就这样拍我人生的第一部电影,因为它不是我最想拍的那种电影,于是《薄荷糖》这个项目就暂时放弃了。在这点上,我挺亏欠我爱人的,包括这几年来她在这部电影上同样也在幕后付出了极大的心血。我做事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因为当时给我的版权期限是两年,于是我更加奋不顾身,一心一意做电影《米香》。于是,生活的压力就落在妻子的身上,她一直在全力支持我,否则我也坚持不下来。因为运作《米香》的过程像是一场马拉松,你要有超人的精神和体魄。

新浪娱乐:但是能有家人的支持在精神上也是很大的鼓舞。

白海滨:确实是这样,我买完版权后家里一点钱也没有了,我身上只有10块钱,就这样妻子每天陪我在亚运村里跑步,就是为了保持一种斗志和良好的精神状态,想想那时真的觉得虽然没钱但生活依然很美好,很幸福,因为我有梦想,心中充满希望。所以说,军功章也有妻子的一半。

通过《米香》传递人性光芒

新浪娱乐:通过《米香》,你最想告诉观众的是什么?

白海滨:《米香》是一部唯美的新现实主义电影。它有很好看的故事,充满张力的戏剧结构,是一部商业和艺术很好结合的一部电影。我希望观众看完影片走出电影院后,能够更加深刻的明白人活着最宝贵的是什么。

新浪娱乐:在影片中我看到了很多非常壮丽的风景,黄河在你的镜头里也出现了很多次。你对黄河是有特殊的偏爱吗?

白海滨:我们在陕西的韩城和山西的霍州、太原三处取景,这些地方是黄河最窄处,站在岸边一头向另一头喊话能听得见。我对黄河是有种迷恋,黄河是母亲河,她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脉,黄河又孕育了华夏文明,现在很多导演很少去关注黄河,但是黄河的景色很迷人,让你顿时心胸开阔。我这次直接选择了到黄河岸边去拍摄,直接去触摸黄河,感受她的脉搏和心律,我希望在我的电影里重新审视当今的黄河,赞美黄河,而且这部电影是女性电影,所以我觉得更有必要在片子里出现水,黄河之水。另外,我选择了一个水文站的缆车作为米香进县城的交通工具,这个缆车横跨山陕两岸,米香带着皮娃子乘坐时,你不由自主的就要看波涛汹涌的黄河,米香和黄河是相互依衬的。我希望这部片子的影像不光要美,更要让影像参与叙事,传递出一种导演的思考。

新浪娱乐:电影已经上映了,对于影片中的各位演员,你有什么样的评价呢?

白海滨:陶红演的米香没的说,她已经和角色融为一体,新科大学生电影节影后的桂冠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一切也是她该得的,小说中的米香这个人物本身就极富有争议,她是魔鬼和天使的统一体,她的内心始终在善恶之间摇摆徘徊,这个角色表演难度极大。另外,陶红非常能吃苦,她会主动去体验生活,请问,在现在的中国还能找出几位女演员能在拍戏前去认真体验生活,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获。

剧中演皮娃子的小演员叫杨青,是一名真正的脑瘫患儿,他很聪明可爱,志向很远大,他当时说如果定了他,他就比王宝强还要强,王宝强16岁演胶片,他9岁就演胶片,可见在他心中要超越自已的偶像王宝强。我们当初定他还有一个公益的想法,希望这部戏拍完社会上会有更多的人关注他们母子,他和他妈妈能改变命运,过上正常人一样的幸福生活。

王驼子的扮演者孙亮,我们相识有十多年了,他是极其幸运的,是偶然也是必然,他是非职业演员,从在剧组跑龙套一步步走来的,他也用努力证明了自己。所以我才敢这次把这么重要这么好的角色交给他。事实也说明了王驼子被孙亮演绎的十分真切,十分感人。

电影中还有一个重要的“演员”,就是那只小羊羔,看过《嫁死》小说的人都知道,王驼子捡来一只快死的小羊羔养活作为皮娃子的小伙伴,皮娃子把小羊羔唤作“弟弟”,皮娃字对小羊羔很好,小羊羔和皮娃子形影不离,我当时比较担心这个小羊羔,它是动物很难能按照你的意思去演戏,但是感觉真是“神助”,我们找来的羊羔不光白皙可爱,而且很灵通,我们叫皮娃子慢慢喂养它和它建立感情,最终达到了皮娃子走哪它跟哪,而且这只小羊羔很神,竟然“跟入画”和“补位置”,真像是一个懂得你心思的小演员一样。

新浪娱乐:陶红跟这样的“演员”演戏压力够大的。

白海滨:是的,我们常说大人演不过孩子,孩子演不过动物。这次,陶红全赶上了,非职业演员、残疾孩子、动物,这些都最抢戏的元素时刻挑战着陶红,她可谓是艺高人胆大。

新浪娱乐:您上来就拍挑战难度极大的艺术电影,没想着先拍一部轻松的商业片吗?

白海滨:没想那么多,只是《嫁死》这个小说深深打动了我,才让我付出几年的巨大心血来拍这部电影,靠的就是一种冲动,要是做什么事先都想明白了估计也什么事做不成。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太浮华、浮躁,各种没脑子的、脑残的电影大行其道,没有给观众真正的营养,最可怕的是逐渐丧失掉电影的艺术本质,让我们的下一代越来越变得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我实在是看不惯,我觉得作为一名青年电影导演有责任有义务去担当,让中国电影在世界上变得更有尊严更有含金量。我永远会做那种有深刻思想、挖掘人性,闪耀人类美好理想和精神光芒的好电影。

新浪娱乐:下面有什么电影计划? 

白海滨:手头上有几个商业电影项目,目前正在丰富剧本,哪个成熟就先拍哪个。有几家很有实力的电影公司在和我接触希望一起合作,一切尽在进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