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物质女”到“抹布女”——底层的珍珠”闪闪发光

在看不见硝烟的荧屏大战中,电视剧《抹布女也有春天》后劲十足,“抹布女”一词也随之走俏网络,让人不由得好奇,一部没有“猛料”的轻喜剧何以如此有观众缘?

这当然和海清、张译等一线演员表演自然贴切、主题音乐优美到位等影音特色有关,但最关键的还在于它通过一个草根阶层女孩子的爱情故事所表现出来的情爱观和价值观。主人公——“抹布女”罗小葱对待爱情和爱人,始终是一心一意地给予、付出,从不计较得失,有时竟显得有些憨傻,在剧中被妈妈痛骂为“缺心眼儿”。在“宁肯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在自行车后座上笑”、“你是更爱我,可谁让他比你有钱”的社会乱象中,这种情爱观显然是稀缺而珍贵的。由大众传媒不断激发、强化、扭曲的“形象嗜好”,日益改造着现实生活中人们的情感取向,对情感和精神的看重日渐被过于注重外在容貌的形象美所压抑和取代,网络上甚至风行“不美的人连青春都没有了”、“拜金也需资本”等说法,所显现的价值观之偏颇堪忧。《抹布女也有春天》中的那洋“奇货可居”,希望以自身美貌换取更好生活,是当下社会一些女性自觉不自觉地被物化、商品化的具体见证。而罗小葱,一个普通的修车女孩儿,单亲家庭、草根出身,却有着朴实无华、真正美好的品质。她终以自己的付出、以自己的爱赢得了踏实的收获——漫画家吴桐的真爱,“富二代”林枫的倾心和尊敬。这个“抹布女”恰如捷克作家赫拉巴尔所描写的那样,是一颗闪闪发光的“底层的珍珠”。

剧中人物的美好或丑恶是通过一种轻喜剧的方式表现出来的。男女主人公因为倒车事件相识,吴桐遇到的色盲出版商,林枫与小葱斗嘴互整,小葱派对上的雷人造型等等都是令人发笑的桥段。剧中更有几位充满喜感的人物,如吴桐的姐姐吴向红这个都市广告人,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精干利索,她的看人眼光、处事做派都颇为势利,被大都市的生活压力所逼迫和煎熬,被物质利益蒙蔽了双眼和心灵,变得时而狂躁、时而贪婪,但是她又绝对不是一个坏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亲人的真情和爱,一旦知错,亦能真心悔改。其他如顾美美、张华、小葱母亲宋美玉等都有强烈的喜剧色彩。他们带来的笑始终是自然清新的,让观众发自内心地愉悦、开怀,而不是以取笑他人身体缺陷设置笑点,“挤兑”人勉强生硬地笑,喜剧的境界判然有别。更为难得的是,该剧的喜剧风格中隐含着几许心酸、尴尬和讽刺,能够让人由笑而体味生活的五味杂陈,是一种充满意味的笑或含泪的笑,这一点就与当下过度娱乐化的搞笑作品拉开了距离,从而使喜剧拥有了它本应拥有的力量。

当然,该剧在戏剧冲突的设置上还稍显单薄,对生活的复杂性、矛盾程度的把握还存在欠缺。剧尾小葱在丈夫吴桐成功成名后,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进而萌生自卑感,本是一处可以开掘生发之笔,也可成为文艺史上的一种跨时代回响,即当男女主人公因环境、身份、地位发生变化,产生差距时,感情关系该如何发展,这一主题曾在新时期文学中一再表现,也是当代家庭伦理电视剧中的一个敏感话题,爱情态度的背后其实正是义利观、情感观乃至人格精神的全部显现。如能在此方面生动揭示主人公的人格自省与精神成长,可能会让该剧的精神内涵更为深厚,生发出更为有力的情感力量。